武汉籍一家三口重庆隔离记
来源:武汉籍一家三口重庆隔离记发稿时间:2020-03-28 12:48:51


纽约刚开始有疫情的时候,Wendy很担心,因为她每天上下班都要挤地铁。“我曾经告诉过我的同事和领导,现在纽约的疫情发展就和早期的武汉一样。”但是Wendy的同事都不以为然,他们都觉得这也就是个强流感,慢慢地都会好起来的。“他们很自信,觉得纽约的医疗系统比武汉好,但现在的情况就是要比武汉严重得多。”

此前,在和父母视频通话中,Ella也和他们交流过是否回国的犹豫和挣扎——“留下来感觉很孤独,回国又担心辗转中被交叉感染”。

3月26日晚,中国民航局宣布,从29日起,国内、外航空公司经营至一国的航线只能保留1条,且每周运营班次不得超过1班。4月4日经韩国首尔飞成都的航班能否如期起飞,陡增变数。

1月13日,学校如期开学,校园里风平浪静。到了3月1日,Ella还和朋友们借着8天春假假期,邀约着出去玩了一圈。次日,纽约州出现了第一例确证病例。

“家里药物只有泰诺,之前一瓶还有剩。外面药店的常规药物都被抢光了,短期内可能一直没货。”Wendy无奈地说道。

3月9日,同学们一起回到校园。谁也没料到疫情在这之后恶化的速度会如此之快:一周内,美国的确诊病例从69例增长几乎十倍。

当问及为何不愿回国时,Wendy说在这件事上考虑了很久。首先,她有朋友在回国的航班上,出现了11个确诊患者。作为密切接触者,这位朋友也不得不接受隔离。其次,她觉得在飞机上戴十多个小时口罩很难受,而且回来也是隔离。最后,Wendy坦言,如果就这么突然回国,等于就丢掉了自己的工作。“即便回国了,在现阶段也很难找工作。”

(3月25日,纽约埃尔姆赫斯特医疗中心,一名医务人员引导一名患者进入新冠病毒检测站。图源:美联社)

病毒开始在美国暴发时,有不少在美国工作、学习的华人陆续回国。当然,也有更多的华人留了下来,经历着这一段的非常时期。上海女孩Wendy就是其中的一员,她毕业于纽约某知名大学,目前在美国的金融行业工作。“当武汉出现严重的疫情时,我压根不担心自己,当时哪里会想到,疫情就来到了这里。”

Wendy说,家人已经寄了一些药品过来,估计还有一段时间才能到,但不清楚会不会被海关没收。她也咨询了国内的医生朋友,他们说她的症状属于轻症,年轻人可以选择在家隔离治疗。国内医生建议她拍个CT做个血检,但是无奈,她无法联系上自己的医生。“接下来还是自我观察,我也不属于重症,现在做不了检测。”